红线

我爱摸鱼,摸鱼使我快乐/挑食/近期沉迷肝刀/不对我不是该沉迷学习嘛?

回想3 等待天晴

回想3  等待天晴

【Fiona】
「雨……还没有停下啊?」
心神不定地在房中来回踱步的我,停下脚步转而跪在窗边的沙发上向窗外窥伺。
只有今天,这样的动作已经重复了多少次呢。
好像戴着薄云一样的面纱的模糊天空,现在也在不断下着纤细如雾的雨。
【Fiona】
(一定会很快停下来……的吧?)
雨云很薄,就是雨滴也一点都不大。
而且无论如何,云后早已经有阳光渗漏出来了。
雨应该不会持续太久了。
【Pearl】
「大小姐,雨,快停了吗?」
「真想它快点停下啊。最讨厌雨了。」
【Fiona】
「是呢……。也许再过一会儿就会停了吧。」
回答着维持可爱犬形的孩子的话,我将视线落往声音传来的方向。
正把前足搭在支撑着我的沙发上,望着窗外的,是犬种兄弟中的哥哥,Pearl。
【Richie】                                                                                     
「怎么样?你们两个。雨要停了吗?」
【Pearl】
「说是再过一小会儿好像就会停了!噢噢,好期待!」
【Fiona】
「嗯,真的是呢。能不能……早点停下来呢。」
【Richie】
「毕竟大小姐一直都在期待着呢!」
【Fiona】
「嗯,是啊。从刚才起就静不下来,一直在房间里瞎转悠呢。」
【Pearl】
「既然那么期待的话,不如现在就出去吧!」
「我也喜欢在雨里玩哟!滚来滚去,打着哆嗦。」
【Richie】
「会被Zara骂的哦。Richie不太喜欢弄得浑身是泥,不过……」
「雨后的庭院很漂亮所以喜欢。水珠闪闪发光,可漂亮了。真想让大小姐也看看。」
【Pearl】
「踩着湿草坪走的感觉很有趣,我也喜欢。会沙沙地响呢。」
【Richie】
「感觉痒痒的很好玩。不过,Pearl肯定不会再被允许在雨后出门了。」
【Pearl】
「诶诶!?为什么?为什么?」
【Richie】
「因为,之前明明被Zara叮嘱过了,Pearl最后还是弄得浑身是泥啊。」
「所以,虽然Pearl很可怜,不过今天出门散步只有Richie和大小姐两个人了呢。」
【Pearl】
「诶诶诶!那也太狡猾了!我也想和大小姐一起出门!」
【Fiona】
「……。」
从途中起,两个人就忘了我的存在,开始轻快的拌嘴。
这种程度的争执对这两个人来说,包括在玩耍的范围之内。
在两人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我悄悄地把脚边滚动着的球拿到了手里。
这是他们两个最喜欢的球,一般在玩球类游戏的时候拿来用。
【Fiona】
「看球!」
【Pearl】
「……!!」
【Richie】
「……!!」
两人腾的一下直起身子。
接着,下一个瞬间就是两个人动作一致的翻身短跑比赛。
【Fiona】
(……真不愧是,狗)
两人纠缠玩闹着,一转眼就看不到球的影子了。
【Pearl】
「球是归我的!」
【Richie】
「今天才不会输呢!Richie要赢!」
【Pearl】
「不要,放开!Richie!」
【Richie】
「不要——!!」
【Pearl】
「真是的,我要生气了!!」
【Richie】
「Pearl就算生气也一点都不可怕!」
从远处传来了两人吵吵嚷嚷的骚乱声音。
【Fiona】
「呵呵。」
看着这令人微笑的光景,我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Pearl和Richie是作为我的玩伴而被带进Galland家的犬种兄弟。
哥哥的Pearl和弟弟的Richie。似乎在这两个人还非常小的时候,双亲就因为疾病而过世了。
自被我家,Galland家收养之后,这两人也和我变得相当亲密了。
【Fiona】
(咦……不知什么时候两人都不见了。呵呵,拿到了球的是……)
(Pearl?还是说Richie?)
一边猜想着最终是谁拿到了球,一边将视线转向脚步声的主人……。
【Fiona】
「……呃。」
一不小心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于是,站在背后的人因为我这样不淑女的声音,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
【???】
「……Fiona大小姐。作为伯爵千金的您,请不要发出那样的声音。」
「至少请您改成『哎呀』这样的说法。」
「……说起来,看到我时的这个反应又是怎么回事?讨厌我吗?」
【Fiona】
「那、那个……。怎么可能是讨厌……。」
慌慌张张寻找着解释,但与此同时,他呼地叹了口气。
【Fiona】
「……啊哈。」
这种状况看来我也只能笑着蒙混过去了。
【???】
「真是的。」
我的反应让他挑起了一边的眉毛,看这样子,似乎没有继续训斥我的打算。
【Fiona】
(……太好了。Zara的说教可长了。)
他的名字是,Zara·Skeens。
是配置在身为Galland家独生女的我身边的,专属执事。
【注:此处的独生女,是指女儿只有一个,Fiona实际上有一个哥哥,后面会出场】
虽然是佣人和主人的关系,但实际上也近似于青梅竹马的关系,不过我怎么着都没法在Zara面前抬起头来。
从小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在照顾我了。
【Zara】
「唉……。」
「虽然有很多地方想追究,但还是把那些先放到一边。」
「不是拜托过你,不要让Pearl和Richie两人太过兴奋吗?」
【Fiona】
「……啊。」
(说起来……)
之前光顾着想,雨能不能快点停,这样的事。
现在想起来好像的确在早餐桌上被Zara叮嘱过这事。
【Fiona】
「……对不起。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Zara】
「因为那两个人,本来就不太喜欢保持人型。」
「再让他们兴奋起来的话,就会越来越不听话了。」
【Fiona】
(说的是呢……)
Zara是兔种。
Pearl和Richie是犬种。
虽种族相异,但三人在Weblin中都是被称作亚人种的存在。
同为亚人种,Zara和Pearl和Richie之间却有着相当大的不同。
举例来说,喜欢保持人型还是动物型,这一点。
虽然Pearl和Richie有年龄小这一因素,似乎比起保持人的姿态,更喜欢以兽的姿态四处乱跑。
对于身为人类种的我来说有些难以理解,不过对他们来说,保持人的姿态似乎是近似于『正装』的感觉。
所以,像Zara这样正经工作着的大人,据说很抗拒让人看到动物的姿态。
【Fiona】
(虽然我觉得会很可爱呐。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兔子嘛)
(不过要是紧紧抱住Zara,好像会被他生气呢)
想到这样的事,不禁漏出轻笑。
【Zara】
「怎么了吗?」
【Fiona】
「不,没什么啦。」
【Zara】
「真的吗?……算了怎么都好。」
「因为是很难得的宴会,就想让那两人也好好打扮得正式一点……」
「……看来光是穿衣服都会很辛苦呢。」
【Fiona】
「那两个人呢?」
【Zara】
「……争抢着球,在下面大吵大闹呢。」
【Fiona】
「……对不起。」
看起来两人在争抢球的过程中,下了楼梯跑到下面一层去了。
恐怕因为这,才让做着今天的准备工作的Zara发现了吧。

【诶?原来我一直忘了打tag吗?蠢死我算了……】

评论

热度(2)